Lecture of Beatrice L'Haridon

 

 

 

      本次讲座,罗逸东老师从三个文本着手,讨论《论语》、《法言》、《史记》所表现出的互文性对于人物评论的处理。提出知人除了在治国的关系中有重要意义,是否还有知人和修身的关系?



      史学家对于人物评论是矛盾的,因为好的史学家似乎理应是力图排除任何一种褒贬的评论,但是会褒贬又是史学家写史的重要部分。在《论语》和《法言》中可以看出,对于“名”的处理是有其特殊的奇异性(ambiguity),要给一些历史人物一个名称,不然他们会被遗忘,但是名又是个悖论,因为追求了就是去了得名。



      对于杨雄而言,他在《法言》中表现出的是自知和知人都非常重要,这跟《论语》一致,认为修身比政治更为重要。《论语》中的人物评论实际体验了一种师生互动,孔子没有说人性是什么样的,但是他讨论各种人物来思考人性,最后体现出的是无法给出人性善或恶的判定。人物评论是一种人性的锤炼(spiritual exercise),通过人物评论展露出另一种语言:在读者中发展处思考,而不是给出一个清楚的标准或者范本来供学习。